玲珑彩票

<form id="jagsbdhjgav"></form>

<address id="jagsbdhjgav"><listing id="jagsbdhjgav"><meter id="jagsbdhjgav"></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jagsbdhjgav"></em>

        <form id="jagsbdhjgav"></form>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網  >>  媒體報道
              媒體丨美女爲何給兩歲兒童注射海洛因?肇事司機是毒駕還是精神病?法醫:真相可能就在頭發絲裏
              發布時間:2020年06月28日

              来源:2020年6月26日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作者:刘雪妍

              不到兩歲的小冬連續好幾天來都在莫名其妙地哭鬧怎麽親撫哄愛也無法安甯醫生檢查後懷疑孩子的表現是染毒後的戒斷症狀家人聽來這根本是天方夜譚

              直到有一天,小冬父親的朋友帶女友來家裏,這個漂亮阿姨想要抱起小冬,卻遭到小冬的強烈反抗,掙紮之間,一副針筒從她衣兜內滑出......

              小冬的父親突然醒悟,立即報案,公安機關從針筒內查到了海洛因,可還是沒有從小冬體內查到毒品。

              警方带着小冬求助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通过毛发检测,鉴定人员在孩子的头发中查到了单乙酰吗啡,这是海洛因的代谢物,可以百分百确定小冬体内存在过毒品。

              原來,那個漂亮阿姨是吸毒女,小冬父親多次勸朋友不要與她來往,她懷恨在心,伺機在小冬的腳心注射了毒品。被注射過後,小冬有了戒斷症狀,一段時間不給他用毒品,他整個人都不舒服,所以才會哭鬧。

              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拥有一支强大的鉴定专家团队,多年来为一大批疑难敏感案件做了权威鉴定,近日,该院专家向记者讲述了几个惊心动魄的毒品鉴定案例。


              頭發可以“出賣”你

              小冬的案子发生在2000年,当时毛发检测还是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的独门绝技,针对毒品代谢快速、使用后数日就无法在体内查到的鉴定难点,司鉴院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研究,在国内首先研发了从毛发中检测毒品的技术,对小冬的此次检测,就是第一次实战。

              “当年的毛发检测最快也要近十个小时才能出结果”,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法医毒物化学研究室主任刘伟回忆,“现在速度已经快很多了,半小时内就能出结果。”

              副主任法醫師嚴慧介紹,“我們在超低溫條件下把頭發研磨得特別細,毒品分子與頭發中的角蛋白結合緊密,經過冷凍研磨以及超聲分離釋放出來,就能進行檢測了。”她說,海洛因在血液中代謝特別快,十分鍾就測不出來了,尿液裏則是能測幾天內的,頭發不一樣,一個月可以生長一厘米左右,只要頭發足夠長,就能記錄好幾年的信息,有次送檢的頭發取自被水泡過很久的屍塊,她還是從裏面檢測出了毒品成分。

              作爲一名法醫,嚴慧在工作中不是直接面對血淋淋的屍體,而是成千上萬種化學毒物,她需求通過科學的檢測和鑒定查明毒物種類,還原案件真相。工作十二年來,她已經成長爲法醫毒物鑒定領域的專家,複旦投毒案等一批廣受關注的大案告破背後,都有她忙碌的身影。

              據她介紹,近十年來,卡西酮類、合成大麻素類和苯乙胺類的新精神活性物質都在增加。有的比指甲蓋還小,卻比搖頭丸毒3倍,還有的毒品混在在口香糖和餅幹裏,外包裝根本看不出來,外形越來越有欺騙性。

              新精神活性物質,又稱爲“策劃藥”或“實驗室毒品”,具有與管制毒品相似或更強的興奮、致幻、麻醉等效果,所以在傳統毒品、合成毒品後,被稱爲第三代毒品。

              嚴慧說:“這些新精神活性物質具有類似毒品的藥物依賴性,制毒人通過對毒品的母核結構進行化學結構修飾,改造一些不关键的基團,增加一個甲基或乙基,讓這個新的化合物不在列表裏面,從而逃避制裁。”

              只有把這些新精神活性物質檢測出來,拿到具體的成分報告,才能對其進行制裁,在吸毒案件中,频繁24小時內就要見到毒品檢測報告,“即使是新毒品,我們也會加班加點把它檢測出來,因爲我們在明處,對方在暗處,拖的時間越長,證據越可能被毀滅,而且它又會多危害幾個人。”

              严慧在节目中展示的新型毒品。(赵世杰 摄)


              有時看到警察帶著吸毒的夫妻來做檢測,因爲沒有其他的監護人,把孩子也一起帶來,劉偉覺得小孩子挺可憐的。“本來正常的生计,就因爲某次接觸到毒品,意志薄弱,整個生计都毀掉了,再也沒有回頭路了,這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作惡容易,卻給科學鑒定帶來不小的麻煩,這些新的化學合成物的成分频繁是未知的,一點小改變就會影響整個檢測方法,隨著制銷新精神活性物質的案件數量上升,司鑒院也不斷探索著新的實驗方法,檢測時間也在縮短。“就像貓捉老鼠,老鼠在變狡猾,但貓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老鼠總會被抓住,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劉偉說。


              毒駕和裝瘋

              2010年上海世博會,國慶節將迎來中國國家館日重大活動,可就在前兩天深夜,有一輛轎車突然沖到園區外圍。武警逼停小車後,告誡司機離開禁區,不得進入,沒想到司機轉身回到車裏拿出一把刀,毫無征兆地砍傷了路邊的行人,被武警快速制服並移送公安機關。

              管唯是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主任法医师,1992年从上海医科大学(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前身)法医系毕业后,就进入司鉴院,从事司法精神鉴定病至今,有重大、疑难鉴定的丰富经验。

              公安機關初步審訊後懷疑嫌疑人有精神異常,于是快速啓動法醫精神病鑒定委托。管唯接到公安局電話時,是國慶節放假前一天的下午,同事們已經陸陸續續回家了,他趕緊召集團隊趕往公安局見被鑒定人。

              要對被鑒定人的精神狀態、責任能力進行司法鑒定,需求從大量證據中尋找線索,除了要吃透口供、旁證、審訊影像、檔案材料等記錄,還要有豐富的面談經驗。

              管唯習慣把問題放在腦子裏,根據對方的反應隨時調整問題和方向。“只要被鑒定人還活著,我們一定要當面測試,通過詢問和交流,觀察其反應和舉止。”

              當晚此人開車從浦東到浦西來來回回穿梭,說到當時的情況,他對行車路線和停車地點都沒有印象,而且表現得很恐慌,想要尋求幫助,滿口說著“有人一直在開車追我,那個人是來討債的,要殺我……”仔細問時,對方一會兒說本人被騙了1000萬,一會兒又是500萬。

              經過調查,此人生计穩定,沒有前科,跟母親一起生计,本人做著些小生意,沒有大額欠款,事發時他沒有飲酒,也沒有精神疾病病史。

              從對方天馬行空的描述裏,經驗豐富的鑒定人高度懷疑此人是吸毒致幻後作案。但此人並無吸毒史,也堅決否認案發前吸毒,而且拒絕小便,常規的尿液檢測始終無法開展,查清有無吸毒的情節一時成了鑒定的焦點。

              司鑒院有強大的綜合鑒定能力,鑒定組把嫌疑人的毛發送回院裏,法醫毒化專家連夜開工。黎明時分,檢測結果出來了,果然驗證了這個猜想:甲基苯丙胺爲陽性。管唯說:“他駕車橫沖直撞,行車軌迹混亂,有被追殺的印象,卻不記得其他事情,就是吸毒後出現幻覺和意識混亂導致的,而且他吸毒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

              可是送去安康醫院治療四五個月後,此人說話還是依舊前言不搭後語,真有了些瘋癫的表現。“我們覺得這一點匪夷所思,普通來說脫離了毒品後,這種錯亂的情況很快就會緩解,雖然也有延遲,但怎麽會延遲性這麽久,而且他都接受過了醫院的治療。”

              再次見面之後經過觀察交流,管唯很快就做出了“裝病”的判斷,僞裝精神病人裝傻、扮癫、撒潑……這類“表演”他沒少見。他知道,“幾個多月前他是真病,現在太假了,沒有腦外傷之類的嚴重器質性損害,是不太可能喪失生理認知的。真正的精神病人就算出現違反生理常識的奇怪舉止,也會給出邏輯自洽的、完整的解釋,表現越誇張,痕迹就越明顯。”

              果然,此人見被識破,承認本人當初的幻覺症狀已經消失,知道前一次被鑒定爲患有“精神活性物質(毒品)所致精神障礙”,爲了逃避法律制裁,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繼續表現出精神錯亂的樣子,想把精神病的帽子一直戴著。他的親筆自供狀,已經成爲鑒定檔案的一部分存放著。



              14人死亡車禍的背後

              司法精神鑒定不同于精神科臨床,管唯解釋,“患者往醫院就醫時,通常是以尋求醫學方面的幫助爲目的,家屬及其本人對起病過程、症狀表現等的描述普通都是真實的,但假如涉及到吸毒、面臨刑事或者民事案件等特殊情況時,他們就可能隱瞞部分关键信息。”

              他舉例,比如不告知醫生其有吸毒的情況,家屬可能不知情,也可能擔心講真話被醫院向警方通報;比如誇大、虛構病情,不告知醫生涉案的情況,以期獲取預期的疾病證明,擺脫某種困境。

              早年間,臨床醫生在診療時因此被蒙蔽,得出不客觀的診療意見還情有可原,司法機關也不會苛責。隨著精神活性物質(毒品)導致的精神障礙日漸被全社會認識,臨床醫生在日常工作中,對此類情形的關注也在加強,鑒定機構則必須更慎重。

              管唯提到2012年發生的“4.22江蘇常熟特大交通事故”,司機王某駕駛著搭乘了32人的大客車,行駛在上海至江蘇的沿江高速公路時,突然變道,沖過中間隔離護欄,與護欄對面正常行駛的廂式貨車相撞,導致14人死亡,19人受傷。

              公安機關在查辦案件過程中發現,王某有吸毒史,且案發前後言行異常,爲了明確案發時他的精神狀態和刑事責任能力,委托司鑒院進行司法鑒定。其妻子說,王某平時開車很穩妥,以前給老板做司機的時候喜歡賭博,但沒有其他不良生计習慣,也不知道他吸過毒,可夫妻二人吵架時,他會說本人工作壓力很大,腦袋要爆炸了。

              妻子還特意提到,王某的外公和舅舅都得過精神病,舅舅的兒子也是因爲精神病跳井自殺的。王某是否遺傳了家族的精神病,需求進行專業司法鑒定。

              當天天氣晴朗,路況良好,車流順暢,可在王某的描述中“高速路上有好幾輛車夾擊追我,逼著我快點快點,我沒有路能走……”管唯判斷,這是吸毒導致的精神障礙,並根據2011年版的《精神障礙者刑事責任能力評定指南》,給出了“在本案中的刑事責任能力不予評定”的鑒定意見,該指南由司鑒院起草,是司法部的部頒技術規範。

              不同于分裂症、躁郁症之類自然罹患的精神障礙,自願吸毒所致精神障礙的患者在疾病起因上是存在明顯過錯的,但在司法實踐中對這類人刑事責任能力的評定存在不同的看法。有人認爲,吸毒是自陷的、違法的行爲,由此導致的精神障礙跟其他精神障礙不一樣,應該嚴懲;還有人認爲,千錯萬錯都是毒品,事主當時已經失去了辨認、控制能力,從法律規定來看,也算是責任能力受限的精神病。

              基于這些爭議持續多年未能達成完全一致的意見,司法實踐中也存在尺度不一的情形,所以《指南》對此擱置,希望司法機關從司法的層面解決,相關專家也多次呼籲完善立法、有法可依。

              近年來,對鑒定機構而言,只需求講清精神病狀態對其辨認能力、控制能力的影響,刑事責任能力則由司法機關來判定。法院後來判處毒駕司機王某有期徒刑7年,罪名是交通肇事。


              司法鑒定是一門古老又現代的科學,既包括法醫病理、法醫毒化、法醫臨床、法醫精神病等傳統專業的鑒定工作,又包括道路交通事故、電子數據、環境損害鑒定等新興專業。


              肇事司機的“護身符”

              司機肇事,體內明明檢測出了毒品成分,其卻堅稱是藥物作用,怎麽辦?明知道毒品與該藥物成分相似,爲何無法檢測,只能放過吸毒者?

              3年前,朱某駕駛的越野車與蔡某駕駛的面包車相撞,導致面包車內2名乘客當場死亡,蔡某也送醫不治。

              交警在事故調查處理過程中,提取了朱某的血、尿樣本,進行酒精和毒品檢測,在血液、尿液中檢出了甲基苯丙胺(俗稱冰毒)和苯丙胺。事發時,越野車的速度在市區地面道路上的時速達到了90公裏,經綜合調查,交警確認了朱某負事故主要責任。

              一起致3人死亡的毒駕大案,主要證據已經確鑿無疑。但朱某的供述和證人的證言,卻出了“幺蛾子”——朱某堅稱本人沒有吸毒,而是患有帕金森病,服用了一種叫“司來吉蘭”的藥物治病,很可能是服用的藥物影響了檢測結果。朱某的家屬和朋友也說,他近年來出現手抖的情況,經常吃藥,並表示事發前晚見到他吃藥了。

              “司來吉蘭”這種藥,當地警方並不陌生,以往查辦吸毒案件時,就有好些毒品檢測呈陽性的事主聲稱吃了這種藥。這種藥在體內代謝後會轉化生成甲基苯丙胺、苯丙胺的異構體,因爲分子式相同,但結構不同,檢測結果會受影響。無法有效檢測,就只能放過他們,這樣的情形已經發生過數次,警方也不知如何是好。

              这次是有重大后果的案件,警方不甘心就此罢手,决心要弄个水落石出,可当地的司法鉴定机构表示无能为力,他们不具备区分异构体的技术能力,但也给警方提供了一个线索:此前他们在学术交流中了解到,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开展过关于甲基苯丙胺和苯丙胺异构体的研究,或许有办法。警方闻讯后,立即与司鉴院取得联系,并带上检测样本,不远千里,赶往上海。

              司鑒院法醫毒物化學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員向平自1991年進入司鑒院法醫毒物化學研究室後,一直進行該領域的研究、創新和應用,于2019年成爲國際法醫毒物協會第三位中國地區代表,也是中國最年輕的代表。他介紹:“我們就是要證明帕金森藥物産生的甲基苯丙胺,跟毒品裏的不是一種,它們跟鏡子一樣,有左旋右旋的不同空間結構,通過長期研究,我們研發出了一種新的手段來區分他們。”

              鑒定結果顯示,朱某的確有吸毒行爲,鑒定報告裏特地增加了分析環節,詳細說明了原理、方法和判斷依據。面對檢測結果,心知肚明的朱某不再否認吸毒,而是保持沈默。法院通過庭審采信了鑒定意見,于2018年1月對朱某定罪處刑。

              向平說:“制毒的人會將此當作新型毒品的所謂‘賣點’,在圈子裏以此賺高價,這些人身上隨時都准備好藥物,被抓時就說本人有病,在吃這個藥,以此來逃避處罰,現在他們就不可再用這個合規的藥品做護身符了。”

              身爲國家級司法鑒定機構,司鑒院沒有將本人研發的各項檢測技術作爲金剛鑽“攬活”,而是公布了檢測方法,讓全國同行了解和掌握這項新技術,讓企圖“瞞天過海”的瘾君子無處遁形。

              友情鏈接 司法部 科學技術部 公安部 最高人民法院 國家標准化管理委員會 最高人民檢察院 上海司法行政網 上海市科學技術委員會
               
              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光複西路1347號
              郵編:200063  電話:52361148
              ICP許可證號:滬ICP備06050203號
              微信订阅号
              热门关键词:玲珑彩票注册登录| 玲珑彩票手机版| 玲珑彩票网站| 玲珑彩票注册| 玲珑彩票ios苹果版| 玲珑彩票官方网址| 玲珑彩票网址| 玲珑彩票网| 玲珑彩票官网| 玲珑彩票登录| 玲珑彩票APP| 玲珑彩票安卓版| 玲珑彩票其他出款是什么| 玲珑彩票下载地址| 玲珑彩票app| 玲珑彩票平台| 玲珑彩票可以提现吗| 玲珑彩票下载| 玲珑彩票约请码| 玲珑彩票安装| 玲珑彩票游戏大厅| 玲珑彩票主页|